您现在的位置: 微信天堂 > 微信营销 > 微信教程 > 微信群中攻击同事是否可解除劳动合同?

微信群中攻击同事是否可解除劳动合同?

作者:微信群   来源:www.weixintiantang.com  热度:779  时间:2019-06-16 20:26:40
用人单位为了工作方便也会建立大量的微信工作群,但部分劳动者可能会通过微信群发泄着对工作、领导、单位的抱怨,更有甚者可能发表攻击同事、诋毁公司、鼓动罢工、怠工等不当言论。对此,用人单位如何以合法的途径对劳动者及时处理成为企业人力资源管理中面临的新问题。

  微信等通讯工具大量普及,为大家带来方便的同时也带来新的挑战。用人单位为了工作方便也会建立大量的微信工作群,但部分劳动者可能会通过微信群发泄着对工作、领导、单位的抱怨,更有甚者可能发表攻击同事、诋毁公司、鼓动罢工、怠工等不当言论。对此,用人单位如何以合法的途径对劳动者及时处理成为企业人力资源管理中面临的新问题。管理提示

  1、网络之地并非法外之地,劳动者的行为亦应受到相应规制,如用人单位有确切证据证明劳动者确实存在不当的行为或言语,且用人单位的单位的员工制度有相应的违纪约定,则用人单位做出对应的处理并无不当。

  2、用人单位应树立相应的证据保全意识,鉴于微信前台非实名及电子化特点,劳动者在出现微信中不当言论时往往会否认相应的行为,如用人单位未能进一步举证证明微信系劳动者发布,则可能存在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建议用人单位应及时办理微信证据的保全,或者利用视频再现的方式证明微信内容的客观性。裁判要旨

  劳动者主张微信群系娱乐群非工作群、不存在堵门而系临时停车,但从其在微信群发表的言论及将车停放用人单位门口的持续时间、过程看,法院对劳动者的抗辩意见不予采信,对其要求用人单位给付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赔偿金的主张,亦不予支持。

  案 号:(2018)津01民终10045号案情简介

微信群中攻击同事是否可解除劳动合同?

  2013年9月10日,刘某与天津某设备公司签订三年期限的劳动合同,自2013年9月3日至2016年9月2日止,岗位生产主管。2016年8月24日续订劳动合同三年,自2016年9月3日至2019年9月2日止。刘某于2017年5月15日早晨上班时,门卫以领导不让刘某进入公司上班为由阻拦,刘某虽经多方交涉均无结果。天津某设备公司《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主要载明:刘某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一是2018年5月13日,刘某作为管理人员饮酒过量后在公司35人工作微信群中大肆谩骂、恶意中伤同事,歪曲评判公司高层,造成严重不良影响;二是2018年5月15日早晨,在员工上班时段故意将车堵在公司门口阻止员工进厂,影响公司正常生产经营,造成严重不良影响;公司决定自2018年5月24日起解除劳动合同。刘某主张,天津某设备公司提供微信记录中其反应公司问题和意见的内容认可,有辱骂内容的不认可,是娱乐群不是工作群,在周日时间群里说话不影响工作秩序,不属于恶意攻击。双方产生争议,诉至法院。裁判结果

  一审法院认为,天津某设备公司提供的微信记录中存在刘某“喝多了、老板别迷惑了、让走狗左右了、奴才、虚伪、公司搞乱了”等内容,刘某否认“辱骂内容”的真实性,未举证证明;天津某设备公司提供堵门视频,刘某认可真实性,视频显示刘某故意将轿车横在公司门口。故法院确认天津某设备公司解除劳动合同的事实存在,天津某设备公司依据规章制度做出单方面解除劳动合同并无不妥。

  二审法院认为,刘某主张天津某设备公司违法解除劳动关系,应给付经济赔偿金。天津某设备公司因刘某在微信群辱骂同事及2018年5月15日堵门一事,解除与刘某的劳动关系,符合员工手册规定的解除劳动关系的条件,所依据的员工手册根据天津某设备公司二审提交的证据,能够证明已经过民主议定程序,且员工手册已作为劳动合同的附件告知刘某,解除通知亦送达刘某,属合法解除劳动关系。刘某主张微信群系娱乐群非工作群、不存在堵门而系临时停车,但从其在微信群发表的言论及将车停放公司门口的持续时间、过程看,本院对刘某的抗辩意见不予采信,对其要求天津某设备公司给付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赔偿金的主张,亦不予支持。